木头文玩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400-891-2339
联系传真:0757-33226987
电子邮箱:8987554125@qq.com
联系地址:广东东莞樟木头工业园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木头文玩 > 木头文玩

豆科、黄檀属、卢氏黑黄檀(国内仍然俗称大叶

品牌型号:知名品牌
所属类别:木头文玩
点击人数:
摘要:自从2014年底至今,两年有余,没写过任何新文章,前日紫檀江湖的阿正发来微信说;想整理檀香紫檀原料等级标准,要我给一些建议, 才提笔写了个提纲,就被朋友圈的一篇文章给套
产品详情

  自从2014年底至今,两年有余,没写过任何新文章,前日紫檀江湖的阿正发来微信说;“想整理檀香紫檀原料等级标准,要我给一些建议”, 才提笔写了个提纲,就被朋友圈的一篇文章给“套路”了。趁着端午节的假期,今儿这事儿咱必须得掰开了、揉碎了好好儿聊聊!

  著名的仙作网创始人发表一个《为非洲小叶紫檀正名,抵制“血檀”恶俗称号》文章,文章结尾设计了一个投票环节,单选点击是否支持“血檀”改名“非洲小叶紫檀”笔者投了反对票,那为什么和只占208票总计20%的投票人一致投了反对票呢?

  因为本人在2014年跟踪研究了一年的“血檀”并亲自在2014年6月以单价3.5万元每吨的价格采购了15.449吨。亲自开料并加工客户订单后对“血檀”有了些浅薄的认识,今天借着《为非洲小叶紫檀正名,抵制“血檀”恶俗称号》这篇文章的契机,在沉淀了两年之后,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一下!

  南京林业大学木材科学研究所(中心)出具的“血檀”木材鉴定报告,标明木样的技术参数完全符合紫檀木(类)标准,而这个(类)字价值千金!作为一般消费者,肯定是无从了解,只能听信专家的鉴定报告。但行业内的厂家、商家、木材经销商也都借东风般的刻意吹捧,一头雾水的消费者也知道这“血檀”套路深,一直当吃瓜群众!并不买单。

  其实俗称“血檀”的中文学名是“染料紫檀”的确是紫檀属之下的优良的木材。这“染料紫檀”在非洲不同产地和生长环境下还产生不同的变种,材质优劣差异较大。如果具体按气干密度指标划分为:气干密度1.00g/cm3归为紫檀属、紫檀木类。气干密度1.00g/cm3归为紫檀属、花梨木类。大家仅凭一块送检南京林业大学木材科学研究所(中心)木料样本就判定“血檀”技术参数完全符合紫檀木(类)标准就不科学了吧,至少极不严谨。

  而现实中的“血檀”技术性能如何呢?具体到笔者采购的这批赞比亚“血檀”在当时北方市场上的原料中,无论从整体外观径级、密度、实心度、颜色都属于优良级货品、如果满分按100计算,可以打80分了。但在砍去外皮、开料和加工过程中发现“血檀”并没有商家提供样板的那样优异。开料加工过程中味道发酸。如果按最基本的气干密度方法来划分仅有15%-18%的材料可以划分到紫檀属的紫檀木类,余下近80%的材料充其量可以算是紫檀属花梨木类、甚至有些也就是亚花梨木类。

  笔者随机选取的试验样品简单直观的沉水试验中证明“血檀”不沉水。在加工的后期,打磨、烫蜡阶段这80%的材料明显感觉油性很差、就是发柴,感觉加工的完全不是红木。后来也进行了简单直观的火烧试验,可见完全没有油脂溢出,燃烧后呈现炭黑状。

  在燃烧试验中还发现小叶紫檀(檀香紫檀)在火源熄灭后,并不会主动燃烧。而“血檀”在火源熄灭后,还会主动燃烧,如果不是人为熄灭,就会一直燃烧下去。这点印证了在“血檀”运来中国之前,在非洲赞比亚一带确实存在过用“血檀”当劈柴燃烧的文字记载。

  (特别声明!“血檀”原材料在机加工前,开料板材静止自然通风条件存放了三个月,并未进行任何人为的,诸如蒸汽烘干、煮蜡等烘干工艺)。

  成品家具在只烫蜡的情况下,见光保存和正常使用2年左右紫檀素严重流失,材料表面呈现褐色色调,整体平面表面呈现柴、干、涩,曲面略好。几乎不能像小叶紫檀(檀香紫檀)那样正常形成家具表面的包浆。

  其实真正加工过赞比亚“血檀”的厂家都知道,“血檀”最迷惑人的阶段就是机加工后攒活儿阶段,白茬儿“血檀”在加工过程中通过和空气接触,自然氧化的阶段最酷似檀香紫檀。一旦进入到刮磨、打磨和烫蜡后,成品家具几乎一眼就能分辨出是“血檀”干涩和缺少油性的特征暴露无遗。但不排除个别厂家使用煮蜡烘干工艺、整体做色、上漆等化妆遮盖手段,掩饰材料上的先天缺憾。

  可见赞比亚“血檀”从技术和加工工艺角度几乎无法与小叶紫檀(檀香紫檀)的原料相提并论。只有通过对“血檀”进行化妆式的加工,整体做颜色、做旧在烫蜡、擦油、或做生漆,才能达到以假乱真的逼真效果。唯一的非专业简单直观的破解方法就是掂分量!

  据说赞比亚“血檀”的称呼来源于澳洲血檀,最早木材商从非洲进口了赞比亚“血檀”板材,当时并没有中文名称,颜色和密度等外观特征酷似澳洲血檀。所以就按产地直呼非洲“血檀”、也衍生出赞比亚“红檀”、赞比亚“高山檀”、赞比亚“小叶紫檀”等称呼。这期间由于赞比亚“血檀”价格暴涨,产自非洲刚果、坦桑尼亚的变色紫檀亚花梨木类也大量进入中国。

  在工艺品和文玩市场、赞比亚“血檀”火爆北京小武基市场、无数图便宜车珠子做手串儿的老百姓被套路,身边朋友也按檀香紫檀价格买过赞比亚“血檀”笔筒镇尺的等工艺品。

  这期间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是为数不少的赞比亚“血檀”被冒充檀香紫檀卖给经营了20多年红木古典家具经验的北京某家具厂家,而后又对簿公堂,北京厂家败诉、继而又通过媒体炒作,公开销毁这批冒充檀香紫檀的赞比亚“血檀”粉碎机的轰鸣声还在耳畔回响。

  据网络谣传说(或许是戏言):“北京厂家最初就想用赞比亚“血檀”冒充小叶紫檀加工家具”,可没想到材料密度油性太差,顿时心生悔意,可为时已晚,被赞比亚“血檀”套路了一把,只得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了。还好,这北京大厂老板当初幸好没有把赞比亚“血檀”送去南京林业大学木材科学研究所(中心)出具的“血檀”木材鉴定报告。否则得当场吐血而亡!

  南方就有无良商家在檀香紫檀家具中掺入赞比亚“血檀”,甚至直接用赞比亚“血檀”冒充檀香紫檀制作家具,并按比檀香紫檀略低的市场价出售,严重扰乱市场秩序。

  现如今又有仙作网提出,“血檀”改名“非洲小叶紫檀”可以看出来这个木材名称变化的趋势是往俗称小叶紫檀的(檀香紫檀)上靠拢。只是如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赞比亚“血檀”原木自进入国内以来,尤其是2013年从每吨1万元直线万元,极品料成交甚至有超过10万元。是什么导致了赞比亚“血檀”的快速上涨呢?

  2是相对大叶紫檀(卢氏黑黄檀)而言,赞比亚“血檀”(染料紫檀)颜色更接近小叶紫檀(檀香紫檀)。

  3是受《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公约》正是实施将大红酸枝(交趾黄檀)列入附录二禁止贸易,导致原材料疯狂涨价。家具厂无可替代材料可做。赞比亚“血檀”成为厂家竞相抢夺的可用原料。

  4当时的经济形势还一片大好,国家超发的4万亿货币,游资需要炒作的标的物。

  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进入了2014年赞比亚“血檀”就从年初的8万元断崖式下跌到年底12月的1.65-1.8万元每吨

  2014年2月南京林业大学木材科学研究所(中心)出具的“血檀”木材鉴定报告

  2014年7月赞比亚政府会同军队发文,禁止非法砍伐、运输、买卖“血檀”。

  2014年8月海关估价赞比亚“血檀”提升5倍,从每立方米700美金,提升到3500美金。

  在2014年笔者也亲自去福建小叶紫檀(檀香紫檀)的集散地采购制作家具用原材料,清晰的记录了当年亲自交易的现货价格走势,制作成对比图表和大家分享。

  原料的价格是由市场供需和原料内在价值决定的,可以从表格中对比看出,小叶紫檀(檀香紫檀)和赞比亚“血檀”虽然都在下跌,但一直保持着40倍的平均价差,而这种价差会在一定时间内一直持续存在。这也就不难看出极力要把赞比亚“血檀”更名为“非洲小叶紫檀”的“良苦用心”了

  从这个角度分析也许会无意之中涉及历史和现代的一些“行业前辈”无论里面有谁,在此一并深表遗憾了,因为要给大家一个事实、一个真相!在此隐去具体涉事人的真实姓名,相信业内人士都懂得!

  远在1996年,江苏某位大师,从遥远的非洲马达加斯加岛屿购入了一批木材,请故宫博物院专家鉴定证明这批木材与故宫博物院院藏的明清家具中的小叶紫檀(檀香紫檀)家具是同一种材料,并且主动捐献了一批材料给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当时经“故宫专家群体”鉴定一致认为是明清时期故宫所用之紫檀木。

  1995年2月16日,在印度政府的提议下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将小叶紫檀(檀香紫檀)列为濒危物科 附录2。是紫檀属唯一受保护的树种。其实早在1978年印度安得拉邦在第14次保护物种文件的修订中,小叶紫檀(檀香紫檀)就被列为保护树种,明确了木材、木屑和提取物不得出口。

  所以国际相关组织惊闻马达加斯加政府怎么会全然不顾1995年刚刚颁布的国际公约,公然进行非法砍伐和贸易呢?马达加斯加政府经过调查后反馈国际相关公约组织,中国人买走的是豆科、黄檀属、卢氏黑黄檀(国内俗称大叶紫檀)。马达加斯加不出产被列为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2的小叶紫檀(檀香紫檀)

  直到1999年6月12日中国林科院才得到了马达加斯加林业部门关于豆科、黄檀属、卢氏黑黄檀(国内俗称大叶紫檀)的相关文件。至此故宫专家承认所受江苏某大师捐献的材料并不是清宫收藏家具用材,清宫收藏家具中并未发现与之相同的材质的木料。

  这期间南京林业大学、从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得到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列为濒危物科 附录2的小叶紫檀(檀香紫檀)样本,经过中国林科院从故宫收集到的紫檀家具残件进行检测,实验证明清宫所藏紫檀古典家具用材与从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得到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列为濒危物科 附录2的小叶紫檀(檀香紫檀)样本完全一致。至此尘埃落定!

  而现实中的情况呢,豆科、黄檀属、卢氏黑黄檀(国内仍然俗称大叶紫檀)的材料虽然和小叶紫檀(檀香紫檀)没有半毛钱关系。但在历史车轮无情的碾压下,无数吃瓜群众以小叶紫檀(檀香紫檀)的价格和名气“收藏了”不少大叶紫檀古典家具。至今江苏的南通、常熟等地依然宣传自己加工的是紫檀家具,无数从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武藤紫檀》店铺购买的所谓“紫檀”都是卢氏黑黄檀(大叶紫檀)古典家具,今天这种欺世盗名的行为依旧蔚然成风。

  更有甚者!已故京城大玩家的某位弟子,现在也自称“某某大师制器”,公然在2012年北京保利春季拍卖会上将卢氏黑黄檀(大叶紫檀)为原料制作的多宝阁一对标注为“紫檀”。并以小叶紫檀(檀香紫檀)的市场价格,标注估价150-250万元人民币,参加拍卖预展,居然终以172.5万元(连佣金)的高价成交,(估计自己人买回去了,目的就是在大型拍卖会中曾经成交,从而提升产品附加值)。我看这拙劣的把戏,是为自己进行了一次臭名昭著的著录!还连累了九泉之下的师傅。

  今天难道我们让赞比亚“血檀”重蹈卢氏黑黄檀(大叶紫檀)冒充小叶紫檀(檀香紫檀)的覆辙吗?任何有意把赞比亚“血檀”(染料紫檀)往小叶紫檀(檀香紫檀)俗称上去靠近的企图都会再次混淆公众的视听、而明眼人一看即知是商家故意张冠李戴、移花接木的偷换概念的伎俩而已。

  五:会让人笑线日发表《非洲小叶紫檀正名,抵制“血檀”恶俗称号》一文发出之后,2017年5月25日又新增一篇《再叫“血檀”会让人笑话》的文章。

  文中引用了仙作网创始人和故宫明清家具专家周京南老师的微信聊天截图。笔者同故宫博物院的周京南老师在工作上有些交集,私下里也是周京南老师著作忠实的读者。通过对话截图,即使与周老师不熟识人也可以看出来,周老师是一位严谨治学并平易近人的专家。对话中周老师对新材料,赞比亚“血檀”更名为“非洲小叶紫檀”的称呼,持有担心容易混淆,和科学严谨区分的态度,并再三强调一定要区分俗称小叶紫檀(檀香紫檀)和俗称血檀(染料紫檀)的专业意见。

  当年“故宫专家群”同今天的周京南老师一样,他们并不擅长植物学分类和木材学,都是从浩如烟海的史籍和长年累月工作实践中得出宝贵的经验。或许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恰恰利用了专家的善良和平易近人,甚至使用对话截图来试图证明,故宫的专家也支持将赞比亚血檀(染料紫檀)更名为“非洲小叶紫檀”。从而误导公众的判断,这不是什么多深的套路,20年前就有人通过捐赠木材玩儿过了。

  仙作网公众号2017年5月27日再发表《不忘初衷!只为去掉“血檀”之名》这篇文章里面发布的鉴定报告正文页。更让笔者更加质疑具有国家资质南京林业大学木材科学研究所(中心)出具的“血檀”木材鉴定报告,(实测木样气干密度为112g/cm3、一立方厘米气干密度为112克吗?)会出现如此重大错误。这篇鉴定报告在笔者眼里的公信力为零!

  仙作网《为非洲小叶紫檀正名,抵制“血檀”恶俗称号》一文中,借九华山天台寺宏学法师之言;“血檀”名称不吉、凶气太重”。笔者认为,实不可信!释宏学法师身为中国佛教协会理事、九华山佛教协会副会长、九华山天台寺住持,是佛学界有德高僧。怎么会不知佛祖本意,念珠是用来念佛计数的,只要精进念佛,什么材质、棵数多少、价格高低、款式怎样、佩饰如何都与其无关。佛家本无分别心,怎么又会在乎是“血檀”还是“紫檀”呢。

  再说文中说到“血”字令人心生不祥,大多数人还深恶痛绝。那就让我们看看这个“血”字的由来吧。“血”字从“皿部”,在古文字中指像祭祀的器皿中盛着牲畜血的样子,明显“血”字就是具体的指事字,特指祭祀时向神灵敬献的牲畜血,引申为共同祖先的。又比喻刚强和热烈。《左传》曰:国之大事,在祀在戎!祀与戎哪一个能离开鲜血。我们从小受的教育是,国旗五星红旗就是用革命烈士鲜血染成的,少先队员的红领巾是国旗的一角。

  文中又提到“血檀”的名字,不吉、低俗、恶俗。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崇尚的就是红色,红色象征太阳、吉祥、喜庆。小叶紫檀(檀香紫檀)在别名中也有鸡血紫檀之称。西藏有鸡血藤做的手镯、中国四大名石中有鸡血石。何低之有?何俗之有?何恶之有?何来仙作网文中说到的令人心生不祥?到底谁的思想异于常人?值得我们深思!

  笔者不否认赞比亚“血檀”(染料紫檀)中有一定比例的精品或者极品材料出现,可以划归紫檀属得紫檀木类,也认同赞比亚“血檀”(染料紫檀)是现如今与小叶紫檀(檀香紫檀)外观、某些特性最为接近的优质木材。

  但今天我们不能再“管中窥豹”用一纸“南京林业大学木材科学研究所(中心)出具的“血檀”木材鉴定报告”就急着把赞比亚“血檀”(染料紫檀)捧上天,甚至改名为“非洲小叶紫檀”。这样的行为不仅不科学、不严谨。更会给消费者造成更大的误解、更容易混淆公众的视听、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误会。

  商业行为本身就是逐利性的,今天大家生意不好做,更应该注重诚信、传承匠人精神,世上没有捷径,天上也没有馅饼掉下来、而我们更不能在地上制造陷阱,唯有传承和发扬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多修炼自己的内功,然后撸起袖子加油干,才是紫檀江湖的正道!

秒速时时彩 产品展示 经典案例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1 秒速时时彩 版权所有 粤ICP备23600217号
联系电话:400-891-2339 联系传真:0757-33226987 电子邮箱:8987554125@qq.com 联系地址:广东东莞樟木头工业园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